Home » 其他转发 » 观点 » 港大校长张翔:一个好的想法是怎样产生的呢?

港大校长张翔:一个好的想法是怎样产生的呢?

港大校长张翔:不要为了跨学科而跨学科 (qq.com)

一个好的想法是怎样产生的呢?

正如我之前提到的那样,提出一些“有挑战性”的问题。

1. 一方面,阅读本领域的顶级期刊很重要,因为那里都是一流的研究。

你可以用批判性的思维去寻找链条中缺失的环节,发现不全面之处,指出缺陷之所在。

一旦你提出了问题,你就必须认真研究并进行分析,以此来证明你的观察。

一旦你有所证明,你就获得了伟大的发现。事实上,这也是对权威的一种挑战。

多读小领域内的其他方向文献,多读小领域内其他方向文献,多读小领域内其他方向文献。师兄师姐都是这样,文献阅读需要多,需要广泛。这样对有新思路、找新题目、多了解领域中的常识特别有帮助

2.另一方面,与权威的科研人员保持交流也至关重要。

我现在也有感触,凝聚态物理太大了,不懂的东西太多了,仅仅是拓扑物态,你不懂的东西就很多。贝里曲率反常速度的由来和历史,竟然和SOC有关?在xiaodi2010综述中:Sec. IX we review recent advances on the non-Abelian Berry phase in degenerate bands. The Berry connection now plays an explicit role in spin dynamics and is deeply related to the spin-orbit interaction. 所以,和别人交流有时候是重要的,文献是一片海洋,即使有综述,也可能会没有注意或不够重视某些论述或新出的文章。若和厉害的人多交流,则能够了解更多的深层次的想法和你不知道的东西、你自己不够重视的东西及自己不够重视的新的文章。重视蔻享、重视2010xiaodi综述、重视https://www.koushare.com/topic-sc/i/QianNiu

参加领域内最权威的学术会议,与同行多交流,无论他们是年轻学者还是资深教授,无论他们来自澳大利亚、美国还是韩国,重要的是,你要形成自己的“科研圈子”,让自己保持敏锐

有时候,一个好的想法也许是在与同行散步时产生的。因此,我强烈鼓励青年学者参加顶级会议,与其他顶尖研究人员保持交流。

我想强调的是,我鼓励年轻人去参加国际性的会议,而不要去参加小型的会议。

现在,跨学科研究非常流行。但在我看来,青年学者必须在他们的核心领域中建立一个强有力的立足点

无论你的研究背景是生物学、工程学还是医学,你的一只脚必须扎根于本领域,另一只脚应当踏足两个领域,也就是进行所谓的跨学科研究。

然而,当我们从事跨学科研究,也要尽量避免所谓的“人有我也有”的工作

比方说,如果因为大家都热衷于跨学科研究,例如,研究生物学和工程学之间的交叉,也就是所谓的“生物工程”,那我也要做一些这方面的研究。其实不然。

你应该涉足其中,打破两个领域的边界。真正寻找到一些有意义的、有影响力的工作。这不仅仅是简单的“1+1=2”,而是大于、甚至远大于2。因此,当你碰触领域边界的时候,应该要自省是否有了重大发现

这就是我想表达的观点,不要仅仅是为了跨学科而进行跨学科研究,而要在那里取得突破,找到一些真正打破常规、跳出局限的想法。


科学网—创造性学习与孙昌璞院士的学术爆发点 - 刘全慧的博文 (sciencenet.cn)中提到创造性学习:

"孙昌璞院士提出的创造性学习,是一种从纵深和横宽两方面理解已知问题之间的联系和区别的过程,也就是丘成桐先生,黄昆先生多次指出过的成才捷径。"

191 次浏览
FavoriteLoading加入收藏


Leave a comment

作者归档

文章分类

最近发布(原创文章+学术转发)

最近发布(其他转发+默认分类)